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交通旅游经济 >>千奇百怪的美国地名

千奇百怪的美国地名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7来源:网络

  前不久,美国伊利诺斯州的某报刊登载了一篇婚礼报道,其标题是:“正常男人娶了长方形女人。”这种令人捧腹的标题并非报纸有意让读者开心,因为伊利诺斯州确实有名为“正常”和“长方形”的两个城镇。

  在美国这类奇异的绰号式地名,简直多如牛毛。再如:阿肯色州的“墨水”,威斯康星州的“泼嬉皮”,北达科他州的“攻击”,西弗吉尼亚州的“黄瓜”,俄勒冈州的“烦死人”,俄克拉何马州的“弓形腿”,加利福尼亚州的“威士忌”,得克萨斯州的“连吹带射”……怪异地名真是不胜枚举。
  为了给一座城镇命名,早期的美国移民可以说是绞尽脑汁,往往因找不到理想的名字而借用他山之石,就算囫囵吞枣或雷同重复也只好听之任之了。因此,仅在缅因州你就可以“游遍”中国、丹麦、墨西哥、挪威、秘鲁和波兰等国;不论走到哪里,你都可能有幸“邂逅”一位已故美国总统,因为借其英名光大自己的城镇之例到处都是。据统计,目前在美国取名为“麦迪逊”的城镇有28座,“克林顿”25座,“华盛顿”23座,“门罗”22座,“杰克逊”和“林肯”各18座。“哈里逊”和“泰勒”也各有10座以上。
  某些地名是富人花钱买名、居民以名赚钱的产物。在犹他州。怪癖百万富翁托马斯・W・贝克耐尔表示要向以其姓氏命名的城镇捐赠一座图书馆。瑟伯镇的居民很快就把自己的镇名改为贝克耐尔了。但是,格雷森的居民也这样做了,他们也想做这笔“交易”。于是矛盾出现了。最后,一个罗门式的明智裁决结束了这场僵局:瑟伯仍以贝克耐尔为名,而格雷森则更名为贝克耐尔夫人的娘家姓氏勃朗汀。最后,两个城镇平分了贝克耐尔所赠的书籍,为此皆大欢喜。
  随意命名、取向模糊不清是美国地名的一个特点,这很能反映美国人随心所欲的性格特征。肯塔基州一无名小村请了个将上任的邮政局长给该村取名,这位局长大人建议该村以数字为名,理由是他不会写字。他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里面的零钱共有88美分。以此为兆,居民们就决定以“88”作为村名。
  十九世纪后期,密苏里州的一座靠近堪萨斯城的小镇恳请邮电部门在该镇设立一地方邮局。第一任邮政局长走马上任前向华盛顿推荐了几个镇名,结果全遭否决。该局长一气之下在给当局的信中写道:“就给我们一个什么稀奇古怪的名字吧!”于是邮政官僚们从其所请,将该邮电局定名为“稀奇古怪”。
  当美国人意识到地名有可能使外人小瞧它的主人或吓跑远方的客人时,他们也会严肃而认真起来的。西弗吉尼亚州的“鼹鼠丘”的居民为使自己获得更多的尊敬,最终把“鼹鼠丘”改成了令人仰止的“高山”。华盛顿州的“屠宰”是公元1886年以一个印第安作战部队的中尉的名字命名的(印第安人习惯以形象的动作给人取名,如“与狼共舞”、“握拳而立”)。但是当该镇建起它的首家旅馆,“屠宰”于公元1893年变成了“金棕色”。
  说到底,很难说清美国人心中合适的镇名是什么。加利福尼亚州有“千栎树”和“二十九棕榈”;宾夕法尼亚州有“七谷”和“八十四”;怀俄明州有“十眠”;亚拉马巴州有“五点”;俄勒岁州有“六六”大顺;阿拉斯加州有“鸡雏”、“蛤蟆沟”和“黄鳝”,这些地方的居民从未对自己的镇名表示过任何不满或不安,真是应了我们中国一句老话:“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实际上,千奇百怪的地名正是美国这个多民族国度多元文化的又一折射。
  
  (责任编辑/韩春萌)

上一篇:现代警用防暴武器

下一篇:朱元璋的阁臣制